• 立即打開
    女性創業者攪亂億萬富豪俱樂部

    女性創業者攪亂億萬富豪俱樂部

    Maria Aspan, Emma Hinchliffe 2022-02-01
    她們加入“變現活動”,成為億萬富豪,并幫助更多女性創業者。

    身為億萬富翁,自然會有一種自信。

    Spanx的創始人薩拉·布萊克利(Sara Blakely)的身上就有這種自信。2021年11月的一天早上,在亞特蘭大的辦公室,布萊克利懶洋洋地躺在紅白黑三色油漆飛濺圖案的沙發里,相當應景地穿著Spanx的新款休閑服?!懊卓恕べZ格爾(Mick Jagger)剛讓我把這些送給他?!彼惨莸厥忠粨]介紹說。

    在掌管和經營Spanx公司21年后,在僅僅短短兩天之內,布萊克利就完成了一項交易,以12億美元的估值將這家塑身內衣公司的多數股權出售給了黑石(Blackstone)。多年來,Spanx的業務蒸蒸日上,布萊克利也早就已經非常富有,這筆交易又將她推入了全新的領域?!艾F在的區別是,我把價值變現了?!彼f。

    從很大程度上說,50歲的布萊克利完全依靠自己創造了超過10億美元的價值,沒有風投支持,也沒有聯合創始人分擔責任。她遠離紐約和洛杉磯的服裝業熱點,以自己的方式行事,通過“直覺”做出商業決策,自認為是發明家而非首席執行官。她甚至沒有花錢請昂貴的律師,而是親自為Spanx的塑身內衣草擬了專利書:如今,專利書就掛在公司大廳的紅色相框里。她走的這條路有很多好處,但也“可能會孤獨,”她說,“我就像獨守一座島?!?/p>

    除了鐘愛自力更生,布萊克利在龐大創業世界里與眾不同的主要原因還是她的女性創始人身份,很少有女性能夠創辦并經營規模與Spanx相當的公司。不過好事是,她的島上開始擁擠起來。

    對女性創始人來說,過去的一年是一個轉折點,不僅是布萊克利,約會應用程序Bumble公司的惠特尼·沃爾夫·赫德(Whitney Wolfe Herd)與基因檢測新創企業23andMe的安妮·沃西基(Anne Wojcicki)也罕見地跨越了門檻:女性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們要么賣掉公司,要么選擇上市,并且在此過程中變成了億萬富翁。

    幾位億萬富翁的退場確實引人注目,不過背后是一批女性創始人和首席執行官們執掌企業的大規模首次公開募股、借道特殊目的收購公司(SPAC)上市和銷售熱潮,其中包括時裝公司Rent The Runway的詹妮弗·海曼(Jennifer Hyman);生物識別篩選公司Clear的卡琳·塞德曼·貝克爾(Caryn Seidman Becker);醫護服裝品牌FIGS的希瑟·哈森(Heather Hasson)和特里娜·斯皮爾(Trina Spear)。企業服務數據庫公司Crunchbase稱,到目前為止,2021年已經有5家由美國風險投資支持的女性創始團隊公司上市交易或者以至少10億美元出售。一年里有5家公司聽起來也許沒有那么驚人,但了解一下背景就知道其意義所在:自2011年以來,在由女性創辦的公司里,只有12家企業達到了這一規模。

    當然了,對各位創始人來說,10億美元肯定是大交易,不過對范圍更大的創業生態系統以及成功退出后因為巨額財富而受益的人們也會產生重大的影響?!白儸F活動”后造富的女性還包括投資者、董事會成員,還有員工群體,很多情況下,尤其是在創業圈里,通常是女性員工。

    “在獲得巨額的財富之后退出非常重要,因為這不僅創造了人才的生態系統,也創造了財富的生態系統,對未來的公司也是一種推動?!憋L險投資公司Lux Capital的一位合伙人迪娜·沙基爾(Deena Shakir)表示。Lux Capital與沃西基聯合投資了多家新創企業。

    當然,在諸多里程碑事件發生的一年里,交易和上市風潮席卷全球,男性從中獲得的收益要多得多。Crunchbase的數據顯示,2021年有5家公司的女性創始人獲利退出,而172家企業全為男性創始人,并且在由美國風投支持的公司里,一共有2,021位,退出時的公司估值在10億美元以上。盡管有像布萊克利一樣古怪的躲避風投的創業者,多數以十億美元估值為目標的創業公司通常還是比較依賴于風投資金,2021年只有約2%最終投給女性創始人。這一數據令人沮喪,然而據ProjectDiane報道顯示,如果單看黑人和拉丁美洲女性,就只會更加讓人難過,因為她們爭取到的風投資本總共只占不到0.5%。

    因此,哪怕再多來幾起大規模上市,也無法修復這個驚人的不公平。但對于一直努力擴大女性創業機會的人來說,2021年誕生多位女性創始人億萬富翁在很大程度上代表著希望,因為成功女性創始人捐出部分財富來投資其他女性的可能性比男性更高。

    “我們仍然處于根本性轉變的初始階段,但我們可以看到不斷有種子播下,我對前景很樂觀?!蔽挥诠韫鹊姆菭I利組織All Raise的前首席執行官帕姆·科斯特卡(Pam Kostka)說。All Raise主要關注女性創始人和風險投資家。

    安妮·沃西基的風格比較悠然,有時穿著運動短褲出席演講會,用她的話來說,早就已經習慣了“被金錢包圍”。她的家庭屬于中產階級,成長環境一直很安逸。早在1998年,她的姐姐蘇珊·沃西基(Susan Wojcicki,YouTube的現任首席執行官)曾經把車庫租給后來谷歌(Google)的創始人。安妮曾經與谷歌的創始人之一謝爾蓋·布林(Sergey Brin)結婚,之后離婚,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Bloomberg’s Billionaires Index),謝爾蓋·布林是世界第七大富豪。(兩人離婚協議條款未披露;沃西基和布林投資了23andMe,2017年年底拆分了聯合指導投資和慈善捐贈的家族理財辦公室。)

    盡管如此,這位48歲的女性還是注意到別人對待自己的方式發生了變化,特別是在2021年6月,23andMe以35億美元估值上市以來。(通過與維珍集團(Virgin Group)的創始人理查德·布蘭森(Richard Branson)創建的特殊目的收購公司合并來上市。)換句話說就是,她自從獨立獲得了巨額的財富以來,明顯感受到了變化。

    沃西基回憶起跟布林參加在達沃斯舉辦的世界經濟論壇的經歷。在達沃斯論壇上,與會者的彩色名牌呈現出富人臭名昭著的“種姓制度”:“我記得很清楚,人們會看你的名牌然后說:‘哦,你是誰誰的伴侶?!缓缶筒焕砟懔??!蔽治骰f?!坝行┤硕嗄甓紱]有理過我?!?/p>

    這也是很多女性億萬富翁熟悉的經歷,她們的財富來源通??赡苁抢^承、結婚或離婚。波士頓咨詢公司的數據顯示,北美的財富有37%屬于女性,但很少有女性直接通過自己的事業賺得財富?!睹绹鐣W評論》報道稱,美國收入最高的1%家庭中,只有5%的家庭因為女性收入而躋身頂尖行列。

    女性慈善研究所的所長珍妮·因凡特·薩格爾(Jeannie Infante Sager)表示,如果女性通過繼承或離婚來獲得財富,有時就會對如何處理財富缺乏信心。當然,也有例外。杰夫·貝佐斯(Jeff Bezos)的前妻麥肯齊·斯科特(MacKenzie Scott)和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前妻梅琳達·弗倫奇·蓋茨(Melinda French Gates)共同向關注性別和種族平等的組織捐贈了數十億美元,遠超她們兩人各自的前夫。但薩格爾指出,總體而言,因為自身創業而獲益的女性更加愿意投資他人?!八齻兂晒嵢×素敻?,也有信心創造更多的財富?!彼f。

    專門經營富人世界的專業人士還指出了男性和女性對待財富的另外一個差異?!芭钥偸怯浀糜胸熑螏椭切┎蝗缱约旱娜??!比疸y集團的董事總經理及私人財富顧問溫迪·霍姆斯(Wendy Holmes)表示,她管理的資產超過1,000億美元。

    觀察2021年幾起大規模上市的線索,就能夠發現女性處理這種事情的類似傾向。據Crunchbase為《財富》雜志提供的一項分析,2021年,包括Coinbase、Robinhood、Affirm和Warby Parker的創始人在內,共有110名男性實現了10億美元規模的退出,他們向其他新創企業進行了732筆公開投資。其中,6%的交易投向了全女性創始團隊,14%投向兩性兼有的團隊。與此同時,Crunchbase統計了10位完成10億美元退出的女性創業者,她們的公開投資共59筆,其中22%投向全女性團隊,還有25%投向創業團隊中至少有一名女性的團隊。

    根據Crunchbase的追蹤,男性向女性團隊投資的數量都沒有沃西基多。沃西基支持了14家創始人中至少有一位女性的公司(總投資數量為29筆)。她很樂意向硅谷白人男性認為“風險更高”的企業家投錢,可能因此而賠錢也不以為意。

    “很多人會說:‘別把慈善事業和投資混在一起?!业慕缦抻悬c模糊?!蔽治骰f?!拔彝顿Y是為了做好事,推動變革。如果投資回報率較低,我樂意接受,但我也相信,從長遠來看,在財務上這也是正確的選擇?!?/p>

    在沃西基與其他女性創始人首席執行官們判斷成功的標準當中,也包括雇傭過多少未來的創業高管。在23andMe的員工里,至少有11位,包括6名女性已經開始創辦或領導公司,而為本篇報道接受采訪的多數其他創始人也可能自夸同事圈里首席執行官和創始人的數量。

    “手中有錢,還可以為項目提供資金,就會打開大門?!蔽治骰f?!翱吹胶芏嗯郧袑崼@得資金真是很棒?!?/p>

    惠特尼·沃爾夫·赫德感覺自己并不像億萬富翁。她創建的約會應用程序Bumble Inc.在納斯達克(Nasdaq)上市已經九個月,交易結束時她持有的11.6%股份的估值為15億美元。

    32歲的沃爾夫·赫德與科羅拉多州的家人住在一起,偶爾要參加視頻會議,她穿著休閑長袖襯衫,頭上頂著凌亂的發髻,Bumble的黃色標語“邁出第一步”是她在Zoom里的背景。她回憶說:“一切都感覺像停留在紙面上,我在公開市場一股也沒有賣?!?/p>

    Bumble并不是沃爾夫·赫德創辦的第一家新創企業(她也是Tinder的聯合創始人),即便剛開始創業,她也認為自己比較了解交易結構。但在公司的發展過程中,有很多細節值得關注。最初,該公司由歐洲的約會應用程序Badoo及其母公司MagicLab提供支持,2020年,私募股權公司黑石收購了Bumble的多數股權。在交易中,該公司的估值為30億美元,預示了之后的上市,也推動沃爾夫·赫德負責整體經營。然而即便到現在,有時她也會想是哪里可能出了問題。

    “很多女性覺得要盡可能爭取任何資金,因為身為女性創始人,找錢很困難?!彼f?!暗袝r候,一些附加條款毫無意義,甚至漏洞百出,或者是會造成長期損害。條款細則可能導致未來創始人變成人質?!?/p>

    現在,她在判斷如何充分利用自己新的億萬富翁身份時,已經不再那么關注女性獲得了多少風險投資,而是更加關注在獲得資金之后會發生什么。由于身為上市公司首席執行官有新的限制和責任,沃爾夫·赫德已經“99%暫?!眰€人天使投資(除了在Spanx新投的股份,稍后有詳細介紹)。在思考未來幾年想投資的企業時,女性健康和金融賦能是她最感興趣的兩個方面,她希望不僅僅提供資金還有信息,也希望在過程中獲得更多的內部知識。

    除了資金外,她還計劃向創始人提供獨立律師的法律服務,以及關于交易結構的深入教育等資源?!拔蚁氚阎T多女性歷經艱難才發現的一些經驗打包傳授?!彼f。她提到一大批女性創始人在2020年失去了對公司的控制權,其中包括Wing的奧德麗·格爾曼(Audrey Gelman)和Outdoor Voices的泰勒·哈尼(Tyler Haney)等。沃爾夫·赫德稱這種投資“不附帶條件”。她表示,“不能設置條款阻礙年輕企業主未來的成長和成功?!?/p>

    此舉將創業教育正式化,而之前的創業教育一直是非正式方式,所以女性才接觸不到。她說:“男人之間會說:‘我幫你聯系我的律師?!@就是他們友情能夠達到這種程度。出于某些原因,女性生態做不到同樣的事情?!?/p>

    造成這種脫節的部分原因在于,在更廣泛的體系里,男性占絕對多數。根據PitchBook的數據,在風投公司里,大約85%的普通合伙人都是男性。男性風投在支持女性企業家方面當然發揮了一定作用;例如,沃西基很早就贊揚了在她創業早期里的男性投資人,包括23andMe的董事會成員、Xfund的管理普通合伙人帕特里克·鐘(Patrick Chung),稱他“特別支持”,還承諾“推動變革”。但風投世界的結構意味著,男性不僅在融資方面仍然占據主導地位,而且作為投資組合公司的董事會成員,還常??刂茟鹇?、擴張,甚至領導層決策。

    “很多投資都圍繞著一定的模式,有些是有意為之,有些只是肌肉記憶?!盉umble董事會的前觀察員、Accel公司的瑪雅·內特(Maya Noeth)表示。在黑石收購Bumble多數股權期間,她主導了Accel對Bumble的9,700萬美元的風險投資(現在Accel持有Bumble5.5%的股份)?!邦愃频耐顺龃螖翟蕉?,女性從投資人的資本中獲得的回報率就越高,也越是正?;?,這只會降低未來投資女性的障礙?!?/p>

    沃爾夫·赫德認為有一種模式或許可行,就是成立兩年名為Operator Collective的風投基金,該基金90%的有限合伙人是女性,40%是有色人種。盡管該基金更關注投資人而不是創始人,但其目的是給關注度較低的新創企業的高管提供投資經驗,從而擴大范圍并削減出資金額。最重要的是,該基金的很多有限合伙人在剛開始可以只投資1萬美元,降低了風險和進入門檻。Operator Collective的創始人馬倫·顏(Mallun Yen)稱:“這主要是為了教育和參與。我非常希望把財富創造拓展到富裕白人男性之外的世界?!?/p>

    有證據表明,這種方法確實有效果。在Operator Collective的案例中,獲得成功的有限合伙人會繼續進行更加廣泛的投資?!八麄儗ふ移渌焓雇顿Y機會,擔任顧問,加入董事會?!鳖佌f?!艾F實情況是,如果一些女性有機會參與,有機會投資,那么她們就絕對有機會成功?!?/p>

    踏入Spanx位于亞特蘭大的總部就會立刻發現,這家公司很明顯還是遵守著自己的規則。很多的墻面上都有色彩裝飾畫、小飾品和藝術品裝飾——諸多的胸衣、臀部的雕塑和繪畫尤其明顯。6英尺(182.88厘米)高的玻璃盒子里,甚至還有一個人體模型模仿奧莉維亞·紐頓-約翰(Olivia Newton-John)在電影《油脂》(Grease)中變形后穿皮革長褲的形象,正是這部電影激發了布萊克利的靈感,推出第一條Spanx緊身褲。

    既然創始人和公司都如此反傳統主義,那么應該如何適應如今持有多數股權、行事古板的黑石?“你是說,他們沒有粉色的墻?”布萊克利笑著說?!澳俏乙淹尾康裣駧У胶谑镜拇髲d里?!?/p>

    事實上,黑石也在證明愿意跳出往常的私募股權投資思考框架;全女性團隊主導Spanx交易,在與布萊克利、沃爾夫·赫德和Hello Sunshine的創始人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的合作中,也贏得了大力支持女性創業的聲譽。

    在談到出售公司的決定時,布萊克利說:“我對宇宙說:‘我需要啟示。要具體,不能是虛無縹緲的彩虹,要非常明確?!彼吹搅?,不過拒絕透露具體是什么。黑石方面吸引她的不是“大筆美元和交易結構”,她說?!案杏X更像是我們看到你做的事情,感覺到你做的事情,希望你能在更大的范圍內繼續?!?/p>

    雖然“100%擁有某樣東西的好處很多”,她說,但她期待公司進入新的協作發展階段。布萊克利稱將繼續深度參與業務,出售Spanx時她保留了少數股權,還是公司的執行主席。畢竟多年來她一直是會議室和制造車間里唯一的女性?,F在,她的投資者包括沃爾夫·赫德、威瑟斯彭和奧普拉·溫弗瑞(Oprah Winfrey),這幾個人都是在黑石交易結束時買進?!拔液芟塍w驗一下卸去重負的感覺?!彼f。

    與沃西基和沃爾夫·赫德一樣,布萊克利說她希望將重點轉向支持其他的女性創始人,不過她是以自己的方式來踐行這一理念。最近,她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向女性企業家提供了一系列的5,000美元補助金,這是她選擇相對適合的金額,因為這是她攢到用來創立Spanx的金額,是當初靠挨家挨戶賣傳真機賺來的。

    她還認為自己的角色不僅僅在財務方面。她相信自己的故事和成功能夠鼓勵下一代女性企業家。向后來人展示不必接受風險投資,要優先考慮所有權,不必通過犧牲個性或者價值觀來爭取在商業上的成功。當然了,這種想法比較清高,但確實有效果。沃爾夫·赫德就把布萊克利和她的道路當成榜樣:“薩拉一直很注重保護自己的經濟利益?!彼f。

    像布萊克利、沃西基和沃爾夫·赫德一樣,在2021年的退出潮當中,帶領公司上市的美國女性創始人首席執行官都是白人。國際上的情況則更為多樣化。2021年11月,美容零售商Nykaa的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法爾古尼·納亞爾(Falguni Nayar)領導的新創企業順利上市,根據彭博億萬富翁指數,白手起家的她變成了印度最富有的女性,凈資產超過70億美元。2021年,美國一些公司里的有色人種女創始人也迎來了10億美元規模的上市交易,其中包括妮哈·納克海德(Neha Narkhede)的Confluent、杰西卡·阿爾芭(Jessica Alba)的The Honest Company和特雷西·孫(Tracy Sun)的Poshmark。不過,這幾位女性都不是首席執行官。

    梅麗莎·布拉德利(Melissa Bradley)說:“不管是領導崗位還是董事會,仍然需要一批白人男性才可以獲得隨后的幾輪融資?!倍救粝脒_到10億美元規模,往往就需要后續投資。布拉德利是連續創業者,美國前總統貝拉克·奧巴馬(Barack Obama)的政府官員,現在負責1863 Ventures,主要投資知名度較低的企業家(她是黑人女性)?!皩τ猩朔N女性來說,得到白人男性的認可,這種機會簡直微乎其微?!?/p>

    布拉德利補充說,2021年的女性投資退出案例“值得慶?!?。類似Bumble和23andMe的公司“獲得了成功”,她說?!?021年有更多女性成功。但這并不意味著現在億萬富豪的大門會敞開,大家都緊隨其后?!?/p>

    擠進門里的一些女性與布拉德利有同樣的懷疑。舉例來說,2021年10月,零售公司Rent the Runway的聯合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詹妮弗·海曼通過上市募集到3.57億美元,表示自己受到了沃爾夫·赫德和布萊克利(她分別稱之為朋友和導師)領導的大規模交易的“啟發”?!八齻兌际欠浅炐愕呐?,也許能夠激勵更多的女性更加努力地戰斗?!焙Bf。但她還是心存懷疑?!昂鼙?,我對女性創始人的生態的長期影響態度比較悲觀?!彼f,“在投資(女性)走上正軌之前,不會有太多的變化?!?/p>

    畢竟,不管新財富多少投給女性同胞,布萊克利、沃基茨基和沃爾夫·赫德畢竟只有三個人。而且,正如海曼略帶嘲弄指出的事實,在創始人億萬富翁群體當中,她們只是極少數,遠遠比不上從未投資過半邊天的人。

    “很多男性賺了幾十億美元,希望他們可以向女性投資?!焙Bf。

    負責Spanx交易的黑石團隊都穿著該品牌的褲子(左起):杰西卡·帕里、羅莎·莫羅娜、凱利·莫雷爾、安·鐘和凱蒂·斯托勒。圖片來源:COURTESY OF BLACKSTONE

    黑石起到的作用

    這家私募股權公司已經成為推動女性首席執行官退出的主要力量。

    在Bumble和Spanx的創始人退出之間有一條微妙的聯系,就是管理7,310億美元資產的私募股權公司黑石(Blackstone)。

    黑石公司的策略機會資產管理全球負責人凱利·莫雷爾(Kelley Morrell)表示,從2020年持有Bumble股份開始,該公司就承諾支持“觀點鮮明的強勢女性創始人”。凱利·莫雷爾曾經領導黑石與Bumble投后管理工作,也是在2021年11月負責Spanx交易的團隊成員。

    盡管服裝和在線約會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行業,但黑石在兩個行業都遵循著類似的策略,即確定一家具有強大領導力且潛力未實現的公司,支持業務,招聘合適的管理團隊和董事會,為退出做好準備。[在Spanx的案例中,具體工作由增長部門的全球消費者業務總監安·鐘(Ann Chung)領導,團隊里全是女性。]該戰略也延伸到媒體;該公司的另外一個團隊收購了演員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旗下的媒體公司Hello Sunshine的多數股權,對該公司的估值約為9億美元。

    黑石看到了機會,投資Bumble時對該約會應用程序的估值為30億美元。在上市首日收盤時,Bumble的市值為130億美元。后來,沃爾夫·赫德成為該公司的代言人,還協助說服威瑟斯彭和薩拉·布萊克利加入?!昂芏嗳硕紩f:‘哦,不要跟私募股權公司合作?!蔽譅柗颉ず盏禄貞浀??!暗麄円恢笔俏覀兩砗蟮某壱?,為我們提供了資源、專業知識,還有激情洋溢的領導者?!备谑慕灰捉Y束時,她和威瑟斯彭也變成了Spanx的首批外部投資者。

    “黑石意識到這筆交易很獨特,而且與其他交易截然不同?!蹦谞栐谡劦紹umble的交易時說?!拔覀兡軌蚶孟嚓P經驗支持其他類型的創始人不斷前行?!保ㄘ敻恢形木W)

    譯者:Feb

    熱讀文章
    熱門視頻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大全,9l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尤物,99re8精品视频在线播放2,饥渴难耐的浪荡艳妇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