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即打開
    在大涼山,諾華“跨界”造林十年

    在大涼山,諾華“跨界”造林十年

    徐曉彤 2022-06-10
    這家醫藥巨頭相信,減碳也能延長人類壽命。

    貝德年(Dan Brindle)在出發前沒有想到,這趟行程會如此長途跋涉。他先是乘坐飛機到達四川西昌城區,隨后在汽車上顛簸了三四個小時,才到達位于大涼山深處、海拔近3000米的目的地。

    項目走訪被安排在五月,若再晚一些便會趕上當地的梅雨時節。山路在雨水浸泡下變得泥濘顛簸,山體表層的松散的風化石,大風一吹便往下簌簌滾落。如果趕上暴雨,腳下所站的這片土地可能發生塌方和山洪。每到盛夏的雨季,當地人便不會再往山里走。

    貝德年放眼望去,是成片的樹林。由于海拔原因,這里能夠成活的樹種有限,只有冷杉、云杉和落地松這幾個品種。眼前的樹木并不算高,畢竟被栽下不過十年有余,從生長周期來看,它們還遠未成年。冷杉、云杉最高的不過1.5米,而竄得更快的落地松最高的已經長到了兩三米。

    這些樹木大多被栽種于2011年。制藥巨頭諾華集團初次造訪時,這里還是一片荒山。土壤缺乏植被覆蓋,經年的雨水沖刷,讓巖石裸露了出來。但嵌在泥地上的一個個寬大樹樁昭示著這里曾是繁茂一片。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環境讓位于經濟與工業發展,四川成了中國的主要木材來源地。大規??撤プ屚α倌甑臉淠疽豢每玫瓜?,順著河流漂往各處,變成了工地的棚架、鍋爐中燃燒的炭條,和火車車輪下的枕木。失去樹木的庇佑后,這片山區因水土流失嚴重而變得貧瘠,野生動物棲息地退化,當地居民的生存資源也遭侵蝕。

    回想起去年的大涼山之行,作為諾華集團(中國)總裁的貝德年頗有感觸。諾華“川西南林業碳匯、社區和生物多樣性”項目于2010年啟動,計劃持續三十年,覆蓋四川大涼山甘洛、越西、昭覺、美姑和雷波五個縣,以及馬鞍山、申果莊和麻咪澤三個大熊貓自然保護區。諾華針對這一項目的總投入約1億元,已在超過4000公頃荒蕪山地上種植了約2100萬棵樹。

    貝德年最初聽到三十年的項目跨度時,驚訝到以為自己聽錯了,因為在他的概念中,很少有企業會在自己的“主業”之外,做如此長期的承諾。

    三十年期限是根據項目的綜合需要確定的。據四川省大渡河造林局碳匯辦主任、當年參與項目討論的王懷品回憶,最初諾華考慮過兩個選擇:二十年和三十年。后由專家計算,在已確定的面積下,按照適宜栽植的樹種估算,需要滿三十年,這一項目方能達到減碳120萬噸的目標。王懷品說,再過五到十年,樹的胸徑達到三厘米以上時,通過一個胸徑乘以樹高的計算公式,就可以算出蓄積量,進而能推算出碳匯量。

    能夠適應高海拔的冷杉、云杉都屬于慢生長樹種,至少需要二三十年時間才能長大,完全長成則需五六十年。最終,諾華敲定了三十年的項目期。

    諾華川西南林業碳匯項目種植補植的林木

    作為全球領先的一家醫藥企業,諾華為什么會選擇開展造林減碳這樣的“跨專業”項目呢?貝德年給出的解釋是,一家企業最大限度地減少碳足跡,是它與社會建立互信的方式。他表示,諾華的使命是“改善人們生活質量、延長人類壽命”,基于這一使命,諾華在碳中和、塑料平衡和水資源可持續發展等方面都設定了目標,包括在2040年實現整個產業價值鏈上下游的完全“凈零排放”。

    在四川大涼山造林,并不是諾華在全球范圍內開展的第一個減碳項目。在中國之前,諾華就在阿根廷和馬里開展了碳匯項目,通過植樹造林,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等溫室氣體。由于中國是諾華的重要戰略市場,它開始著手研究將這一行動帶入中國市場的可行性。

    在過度砍伐造成森林資源退化后,中國政府開始對這一問題給予重視。特別是進入21世紀后,國內開始大規模的退耕還林還草。當諾華將目光投向中國時,恰逢中國政府倡導林業碳匯項目,四川就是首批試點省份之一。諾華最終選擇了四川大涼山,還因為其生態的獨特性——這里是生物多樣性以及環境保護的重點區域,尤其還是中國國寶大熊貓的棲息地。

    諾華的計劃得到了四川當地的多方支持,省與地方各級林業部門以及自然保護組織和非政府組織參與其中。這一項目成為中國政府首個與外資企業直接合作的造林減碳項目。

    再茂密的樹林也由第一棵栽起。當造林計劃真正落地展開之后,實施難度超出了諾華的預期,以往在其他國家地區積累的經驗都不夠用了。負責造林管理指導的王懷品回想起十年前所遇到的困難,仍記憶猶新。

    由于造林地點地處大涼山偏遠的高海拔地區,很多地方不通公路,“造林的苗子運上去全靠人背馬馱,因為距離很遠,到一個地方要一兩個小時,遠一點的地方甚至需要三四個小時,運苗過程非常艱苦,”他說,“參與造林的村民大多住得離林地較遠,所以他們直接在山上搭了塑料棚子住了下來?!?/p>

    大涼山惡劣的自然條件加大了造林難度。貝德年說,在種植初期,貧瘠的土壤使得苗木無法向下扎根,成活率低,即便成活,每年也只生長幾厘米。這使得種植者不得不將樹苗栽種到土壤條件更好的地方,待其生長起來,再移栽到海拔較高的荒山上。

    即使樹苗生了根,也不意味著就能高枕無憂,林牧沖突一度讓它們面臨著夭折的風險。偏遠山區的村民通過養殖牛羊提高經濟收入,牛羊數量的增多給造林帶來壓力,有不少樹苗還未長起,就被啃食破壞。

    “后來我們和縣林業局以及鄉村溝通。首先就是要加強宣傳,和村民們訂立村規民約,發起共同管護工作。另外就是爭取了諾華集團的支持,在林地周邊修筑了鐵絲網圍欄,牛羊就進不去了,保護了樹苗?!蓖鯌哑氛f。

    貝德年在接受采訪時多次感嘆,種植2100萬棵樹是一個奇跡。他們在初期為了確保苗木扎根,不得不多次重新播種。

    如今項目期已走過三分之一。隨著荒地再次被植被覆蓋,造林行動已初見成效。大涼山的生態隨著植被恢復而被激活,野豬、野兔、野雞和鳥類數量明顯多了起來,瀕危動物也開始繁衍。

    王懷品說:“我們現在經常碰到當地老鄉,他們說這個項目把被破壞的森林恢復了,讓孩子們看到了我們小時候看到的景象。當地老百姓通過參與造林和管護工作得到勞動收入,不再像以前那樣成天吃什么蕎麥粑粑或酸菜湯湯。有錢可以把孩子送到城里上學,接受更好的教育?!?/p>

    隨著環境的變化,當地居民的想法也發生了轉變。貝德年說,在他走訪過程中遇到一位村民,他曾是造林工作的參與者,負責植樹護林,退休后,兒子又接手了他的工作?!霸炝终诟淖儺數厝说囊恍┯^念,尤其是對環境保護的觀念。過去他們種了樹,長到一定的程度,可能就會砍掉變成經濟收入。而現在他們意識到,這些林業資源對當地的重要性?!?/p>

    諾華川西南林業碳匯項目當地護林員

    數千萬棵樹木的成功扎根,并不意味著諾華在項目的后二十年就能坐待其成。造林是一項持續的工作,管護工作也面臨諸多難題。

    王懷品指出樹林管護的兩大挑戰:蟲害和森林火災隱患。若發現病蟲害,需要及時打藥治療,而森林防火則需要配備防火和滅火設施。較為先進的火災預警系統,需要在森林中每隔一段距離安裝一個煙霧感應設備。這一方式所需資金投入較大,且現階段樹苗還未長成,因而諾華暫未在林區中配備這一系統,而是采用了修建消防水池的方法。

    所謂消防水池,其實是一個可以容納100至200噸水的大型塑料罐,埋于地下,地上露出一點,配備外置水泵。諾華在近兩年內完成了消防水池的安裝,此外還組建了一支半專業的撲火隊伍。

    近年來,隨著環境、社會與治理(簡稱“ESG”)理念的深入人心,企業主導的環保、公益、社區建設項目層出不窮。但這類項目從計劃到落地再到維持,常伴有落入形式主義或被擱置的風險,一個運營期限長達三十年的造林項目更是如此。

    貝德年面對這一問題的回答是,很多項目“虎頭蛇尾”的原因是,錯將關注點放在了用它們來打造“品牌故事”上,一旦熱度過了,就開始壓縮項目成本。他說,要確保一個項目成功做到底,光有決心和計劃還不夠,更需要有一個真實科學的評價系統,以及不斷根據評估結果做出調整的靈活度。

    他說,諾華定期對大涼山項目做出評估,判斷其是否達到了階段性目標,再根據實際情況調整后續工作?!安皇钦f今天要做這個項目,立項后就結束了。項目需要持續的溝通與推進,這包括征求相關領域專家意見,制定最佳方案,依據實際情況做出調整。比如最初種植苗木時,我們完全沒有料到有動物會去啃食,這些狀況都為實際項目執行增加了難度?!?/p>

    貝德年在回憶大涼山之行時,特別提到了一個給他留下深刻印象的男孩。他說:“他可能是我見過的最可愛的一個小男孩?!钡钊梭@訝的是,他們甚至沒有真正交談過。

    “并沒有具體的對話,就像學校里一樣,孩子們都在一起,我們有機會去給到他們一些禮物?!必惖履暾f,“只是在做一個項目時,有時其實無法體會到我們所做的工作產生的影響。但當你真正走入當地,親眼見到生活在那里的人時,就能具象化地感受到項目為這片土地帶去了什么?!保ㄘ敻恢形木W)

    文中圖片均由諾華提供

    熱讀文章
    熱門視頻
    掃描二維碼下載財富APP
    又色又爽又黄的视频大全,9l国产精品久久久久尤物,99re8精品视频在线播放2,饥渴难耐的浪荡艳妇在线观看